? 以未生效仲裁裁决结果为依据的工伤认定决定 应当在行政诉讼直接撤销而无需中止诉讼-案例评析 皇冠娱乐开元棋牌_开元棋牌包赢_开元棋牌如何
欢迎光临子辰律师所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今天是

以未生效仲裁裁决结果为依据的工伤认定决定 应当在行政诉讼直接撤销而无需中止诉讼

时间:2017年05月27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 收藏此文】 【字体:

作者:韩晓良律师

某公司属于铁路建设施工公司,2013年5月竞标获得某铁路线路改造升级工程。2013年6月10日某公司将某铁路线路改造中换枕劳务全部分包给具有用工资质的龙源劳务公司,双方签订了劳务分包合同。某公司负责代发工资,龙源公司负责考勤,每月将考勤量报到某公司财务结算工资。

2014年4月李某以某公司为被申请人向某县劳动仲裁委提起确认劳动关系劳动仲裁。仲裁庭缺席审理裁定:李某与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某公司依法提起民事诉讼,正在审理中。

2014年5月16日李某以某公司为“用人单位”向铁路工程所在地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提供“工友”证词4份,还有一份上述某县劳动争议仲裁裁决书。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受理后,向某公司寄出限期举证通知书,后未收到某公司的举证资料,随直接依据李某申请工伤认定时提交的证据材料,且以仲裁书确认的劳动关系为依据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李某受伤属于工伤。该局将工伤认定决定书邮寄给某公司。某公司2014年8月收到工伤认定决定书后,以李某“不是某公司人员”、程序违法、证据不足为由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该局的工伤认定决定书。

2014年12月某区法院受理审查后,认为李某和某公司之间劳动关系确认纠纷正在审理过程中,本案审理需要以另案审理结果为依据中止了行政诉讼程序。

关于本案行政诉讼是否应当中止有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本案应当中止。理由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规定,职工和用人单位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发生争议,提起行政诉讼前已经申请劳动仲裁或者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中止正在审理的工伤认定行政案件。本案中,原告提起工伤认定前行政诉讼前已经提起劳动关系确认争议民事诉讼,且仍在审理中,因此,本案应当中止。

第二种观点认为:不应当中止审理。理由是某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工伤的具体行政行为以未生效的劳动仲裁书为确认李某与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明显错误。无论是否等到原告提起的民事诉讼最终结果,该具体行政行为作出时都已经存在“主要证据不足”的情形。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规定,主要证据不足的,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

案件评析:

一、应正确理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第二条之规定。

该解释第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工伤认定行政案件后,发现原告或者第三人在提起行政诉讼前已经就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申请劳动仲裁或者提起民事诉讼的,应当中止行政案件的审理。

上述条款是按照《社会保险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工伤认定应当简捷、方便”的要求,来设计的,并且劳动行政机关具有劳动关系的认定职权。为此,依据该规定,原告或者第三人在提起行政诉讼前如未申请劳动仲裁或者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无需中止行政案件的审理,从而加快了工伤认定法律程序,对保护受伤职工的合法权益具有积极意义。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有关规定,认定工伤的前提是员工与单位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如果不是劳动关系,就不能进行工伤认定。尽管劳动行政机关具有劳动关系的认定权力,但司法确认救济结果具有终极效力。因此,劳动关系确认之诉如果仍在进行之中,工伤的行政诉讼就依法应先中止,待劳动关系确认之诉的相关法律文书生效后,再起动工伤的行政诉讼程序。

二、未生效的劳动仲裁裁决书不能作为认定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根据。

本案中,铁路工程所在地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工伤决定的主要据是某县劳动仲裁委的劳动仲裁裁决书,但该裁决书因某公司的起诉并受理而未生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十条规定,生效的人民法院裁判文书或者仲裁机构裁决文书确认的事实,可以作为定案依据。言外之意,未生效的裁判文书不可以作为定案依据。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作出行政行为合法的主要根据是该裁决书,但该裁决却没有生效。因此,该裁决书所确认的事实不能作为行政行为合法的根据。

三、案件无需中止,可继续审理并依法作出撤销判决。

本案中,虽然某公司在提起行政诉讼之时与李某的确认劳动关系诉讼仍在进行,但是,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作出行政行为之日已经认为仲裁裁决属于生效裁决,故而,该局存在审查证据不严误把未生效裁决当成了生效裁决而做为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主要证据使用。然而,未生效裁决认定的事实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条第二项之规定,具体行政行为主要证据不足的,应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据此,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具体行为之日已经采纳了未生效“劳动仲裁裁决书”的结果,该情形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规定的立法精神,中止行政诉讼的理由不能成立。本案的审理无需再以另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因为,作为具体行政行为的作出机关已经举证并出具了一份“裁决结果”。即使等正在进行的民事诉讼判决结果出来与该裁决一致,也不能证明该局在作出工伤认定时的证据充足而否定作出的违法性。

(作者:韩晓良 编辑:admin)
文章热词:

上一篇: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如何界定为工伤?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